茶,一无所有

  先把水烧开,再加进茶叶,然后用适当的方式喝茶,那就是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,除此之外,茶一无所有。
  惊讶于一朵花开,睁大眼看天边升起的雾霭,仔细听闻黑夜里小虫的低鸣,用自己所有的触角无比好奇又无比激动地感知这个世界。
  这一切细碎的美丽,好像已经离成人的世界越来越远,那是孩提时代才有的幸福,拥有时不曾知它的珍贵。
  唯有以成人的仪式,去慢慢复苏天赋的感知,寻找来时的路。喝茶确值得一试。
  美是那么近又那么远,于茶,亦是如此。
  奢靡年代,日本一代霸主丰臣秀吉,用纯金箔打造黄金茶室,以炫耀实力,于金碧辉煌中饮茶,茶已经成了权势财力的附庸,对于达官显贵而言,这是美。
  可同时代的茶人千利休,却冒天下之大不韪,以最为简陋的方式改建了茶社“待庵”,贫乏空寂的“待庵”,用柔弱的茶道美学对抗着浮躁奢靡的世道人心。
  事实证明,那稻草泥土堆砌的墙面,残破瓦片里摆放的牵牛花,零星石块铺就的路面,以天然和简约重新点亮了感受美的人心。
  美,是心灵的愉悦,是形式带给身心的感受。越是真实与自然,才越接近美的真谛。
  空虚,成了当代人避无可避的词汇,即便胃里填满了美食,兜里装满了钱币,心里藏起堆叠的往事,却仍旧能感觉到空虚的存在。很多时候我们竟因为满,而感到空。
  《道德经》云,埏埴以为器,当其无,有器之用。器皿只有在空的时候才有用武之地,那茶壶、茶杯,无一不是如此,因空才得以拥有茶的浸润。
  于人又何尝不是,身体放空,得以轻盈而敏锐;心灵放空,才能给美开辟更广袤的疆域。
  万事转头空,有生之年追逐再多,得到再多,在世事洞明的年纪,心中明白真正能留下的和真正能带走的,少之又少。
  秦始皇修建了举世无双的地下皇陵,而武则天却留了一块无字碑。品一壶茶的功夫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空,是智慧,更是勇气。
  每个人喝茶的方式都不同,这大概就是茶道的初始,喝茶可以再简单不过,也可以无比繁复,全凭饮茶人的喜好,所谓适合自己的。
  “先把水烧开,再把茶叶放进去,然后用适当的方式喝茶”,于是有人在街头巷陌,手捧大碗粗茶,一饮而尽;有人在精美茶社,手拈白玉瓷器,细品慢酌;亦有人就单单沏一壶茶,于星光下,静坐相望。
  纵然喝茶充满学问,可喝茶的艺术却绝非一成不变,寻找到适合自己的喝茶方式,才是茶道追寻的本质。
  不知道要经历多少世事,遵守多少规矩,才能真正在人世间找到适合自己的那片灵魂净土,“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讲得或许就是这个道理。
  “那就是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,除此之外,茶一无所有。”茶本无心,是人心有万象,那茶便有了禅,有了道。

  注:文来源茶快讯,贵在分享,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
责编:墨墨001
普洱茶秒速飞艇推荐